乔尔丹诺·布鲁诺怎样看待“日心说”?

2019-10-12 作者:2020欧洲杯资讯   |   浏览(115)

  布鲁诺,意大利天文学家。他积极宣扬哥白尼的“日心说”,最后被宗教裁判所判处火刑,烧死在罗马城的百花广场。

  哥白尼死后的第五个年头,也就是1548年,布鲁诺出生在那不勒斯附近的一个小城镇。他的家庭原来是贵族地主,然而那时已经走向没落。年少的布鲁诺过的也是粗茶淡饭的贫困生活。15岁那年,父亲迫于生活的压力将他送进了那不勒斯市的圣多米尼克教团所属的马宾里修道院。在这里,布鲁诺一呆就是十年。

  在修道院中,布鲁诺印象最深的是他第一次吃“圣餐”。由于家贫,他在家中过的是朝不保夕的生活。因此当他第一次吃“圣餐”时心里十分高兴,以为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至少可以填饱肚子。然而结果令他大失所望,只领到了一块饼和少许淡味酒,根本就不能填饱肚子。当他怀着崇敬的心情去品尝这些由“圣体”、“圣血”转化而来的食物时,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滋味,吃了以后也没有感到有什么灵异,于是他对人们所宣扬的圣餐的价值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在修道院后来的生活中,还有许多东西与他所想的有很大的差距,他甚至觉得《圣经》所宣扬的一切根本就不符合实际。

  一个偶然的机会,布鲁诺接触到了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一些进步著作。自由的思想好像阳光一样照进了久经禁锢的心田。也就是在修道院这个禁地,布鲁诺偷偷地阅读了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为了怕别人发觉,他总是在深更半夜爬起来,借着圣堂的烛光,甚至有时在月光下如饥似渴地阅读。哥白尼的“日心说”似乎有一股无穷的魅力,吸引他去进一步探知与《圣经》上所说的完全不同的世界。理性和良知像春雨一样滋润着布鲁诺的心田。“《圣经》上所说的与现实太不一致了。”他常常对自己这样说:“我必须摒弃它。”“叛逆”的火种在他的心里逐渐燃烧起来,而且越来越旺。他拿起笔,写下了颂扬“日心说”的诗篇《哥白尼的光辉》:你的思想没有被黑暗世纪的卑怯所沾染,

  在青春初显的年代震撼了我们的我们的心灵。很快,布鲁诺的叛逆行为被教会发觉了。在最黑暗的中世纪,教士、教徒和神父不得有任何自由的思想。修道院责令他公开认错,从根本上抛弃违反《圣经》的思想。可是布鲁诺坚决不屈服,他义正词严地说:“想叫我从一个为美德服务的自由人变成一个假仁假义、可怜而愚蠢的驴子,我不干;我不能、也不愿放弃我的思想。我没有什么可放弃的东西。”

  由于布鲁诺坚持自己的理念,修道院很快就向罗马教廷指控他为异端,多种罪状共计130条。迫于无奈,他决定逃出多米尼克修道院。意大利的土伦、热那亚、威尼斯、帕多瓦、罗马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但只要在意大利,他就明显感到宗教裁判所像是一张无形的大网一样笼罩着他。1578年,他不得不背井离乡,翻越阿尔卑斯山,逃亡数千里,来到了新教盛行的瑞士。

  本以为这样可以逃脱宗教裁判所的魔爪,然而他想错了。新教和旧教在思想压制上出人意料的一致。新教也不能容忍布鲁诺宣传“日心说”的思想和非议新教教义。很快,布鲁诺就在日内瓦被捕了。1579年,布鲁诺获释后开始了长期的流亡生涯,足迹先后遍及日内瓦、土鲁斯、巴黎、伦敦、马四茨、威斯马登、马尔堡、威登堡、布拉格、法兰克福等地,许多大学的讲台上都出现了他的身影。他四处宣传“日心说”,出色的口才点燃了众多青年追求真理希望的火种。

  在长期的流亡生活中,希鲁诺不仅宣传哥白尼的“日心说”,而且进行科学研究,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关于宇宙的理论。他进一步深入地表示:太阳也不是宇宙的中心,宇宙是无限的,太阳只是满天星斗中的一颗普通的恒星;宇宙中和太阳一样大甚至更大的星体还有很多。他甚至大胆地提出,在别的行星上,也有生物存在,甚至可能还会有像人一样有智慧有思维的高等动物。

  布鲁诺在欧洲的四处演说滋润了人们久经禁锢的心田,动摇了教会统治的思想基础。罗马教廷再也坐不住了,欲除之而后快。一个卑鄙的阴谋产生了。

  布鲁诺在威尼斯时有一位好朋友名叫麦桑利哥,是一位侯爵。罗马教会知道这一点后,就千方百计拉拢他,让他去引诱布鲁诺回来。可悲的是,迫于教会的压力和诱惑,麦桑利哥侯爵屈服了,向布鲁诺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邀请他重返威尼斯讲学。乡愁的困扰和友情的诱惑使布鲁诺毫不犹豫地回到了威尼斯。然而前脚刚踏进侯爵的大院,后脚教会的人就把大院包围了。布鲁诺冷静地接受了这一现实。

  被捕之后,教会用尽了各种方法想使他就范,然而他们错了。布鲁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思想准备,对于酷刑,他坦然面对。他甚至做了赶赴火刑场的打算,他说:“如果只有火才能唤醒沉睡的欧洲,那么我宁愿自己被烧死,让从我的火刑堆中发出的火光照亮这漫长的黑夜,打开那些紧闭的眼睛,将人们引进光明的真理的殿堂。”

  用尽了各种酷刑之后,宗教法庭开始了对他的审判。最后,宗教法庭向世俗政权建议用火刑将其烧死。审判结束时,布鲁诺平静而沉着地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对我宣读判词,比我听到这个判词时还要感到恐惧。”

  1600年2月17日凌晨,布鲁诺在烈火中得到了永生。他拼尽全力喊出最后一句话:“火并不能把我征服,未来的世界会了解我,知道我的价值的!”

  1980年,罗马教廷颁布了教皇教谕,承认在1600年烧死布鲁诺是不对的,宣布为其平反昭雪。

乔尔丹诺·布鲁诺怎样看待“日心说”?

©2018 版权所有:2020欧洲杯投注 | | 网站地图 | Xml地图 | 网站标签

2020欧洲杯投注网为球迷提供2020欧洲杯比分竞猜,外围足球投注,冠亚军预测,竞彩最新赔率,足彩盘口分析和欧洲杯彩票供玩家娱乐。

sssss苏苏苏苏苏所所所所所